烈尼惊讶地问倒在地上的青年说:“商克

时间:2020-06-04 06:19 点击:62
夜晚,依然喧闹的契夫的酒。小风一行人在千年不变的老位子上进食聊天,不过由原本的四人党变成六人党,只是现在在位上的还是只有四人,因为烈尼送蒂妮亚回去了。一阵香风吹来。美丽的丽丝一双如白玉般白皙的双手轻轻地搭在小风肩上,并把后者乌黑的长发略为整理,并用能让所有男人一阵酥麻的声音说:“小风,伤势好了吗?”小风立刻像被猫盯住的老鼠般,全身汗毛竖起,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连动也不敢动,腼腆地回答:“没事了!”克朗却已经弯著腰,抱著肚子,苦苦地忍住笑声。蒙哥则一脸十分羡慕,一副不计任何代价也想跟小风交换位置的表情。只有古柏亚好像从头到尾都没见到丽丝般,静静地把他紫色的长发拨到背后,然后喝著他眼前的老酒。丽丝听著小风的回答,一丝调皮的笑容出现在她脸上,两手则轻柔地帮小风按摩,并轻声地说:“今天听到你受伤我好担心唷!”小风虽然正在体会著蒙哥眼中天大的享受,不过当事人可一点都不开心;其实也不是说小风讨厌丽丝,相反的他蛮喜欢丽丝给他的感受,只是丽丝一过来他就不由得全身紧张,而且丽丝更喜欢故意逗逗他,开他玩笑,让他又羞又急,灵活的脑袋顿时像打结一样,全然失去效用了。“没事的!没事的!”小风战战兢兢地说。原来中午三人的缠斗,三人都受了一些轻微的伤势,不过经过下午的调养,伤势也都好的差不多了。本来有古柏亚跟蒙哥在旁应该不会让三人出事的,不过三人的实力与战斗的激烈出乎两人的预估,也就错失了阻挡的第一时间。“砰!”克朗已经笑得忍不住了,不小心撞倒了旁边的椅子。顿时一个爆栗落在克朗的脑袋瓜上:“笑够了没!”克朗马上躲到蒙哥身边,摸著头陪笑说:“笑够了!笑够了!”丽丝看到克朗那副搞笑的样子,忍不住一阵娇笑。一旁的蒙哥看到丽丝的动作,整个人打从骨里都酥了,只差口水没流下来而已,所以他在丽丝眼前还是会变成呆若木鸡的一个。克朗看到丽丝的笑容后,知道这个姊姊心情不错,连忙打蛇随棍上,谄媚地说:“阿姊,什么事心情这么好啊!”丽丝一脸娇嗔说:“心情好,不行啊!”小风在丽丝的魔爪离开后就回复正常了,大伙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由于店里生意太忙,并没有多少时间交谈。倒是克朗跟她如同姐弟般,所以也只有克朗在,才能这样看到她娇叱怒骂的样子。丽丝转向大伙轻轻地点个头说:“不好意思,最近都没时间招呼各位朋友,我请皮叔开一瓶本店的特产‘翡翠的契夫’给大家赔个罪。”大伙正要推辞时,克朗赶紧阻止著所有人说:“这酒超正的喔!不喝可惜,难得阿姊请客,大伙不用客气啦!”刚说完,丽丝又赏他一个爆栗,娇笑地说:“你这小酒鬼,好像我多亏待你似的!”克朗则是摸著头奸笑。丽丝接著露出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说:“那各位好好享用,我去招呼其它客人了。”然后又一阵香风似的卷到别桌去了。蒙哥见还没说到话,人又走了,顿时一张脸垮下来,像似断了线的木偶般趴在桌上不说话。古柏亚则仔细观察著丽丝的举动,发觉她就像美丽的蝴蝶穿梭在花丛间般,左右逢源,让每个客人都有受到青睐的感觉,但又没有人可以让她长期停留,暗叹难怪这间店的生意这么好。小风却是对“翡翠的契夫”很感兴趣,对他来说,来这里都喝麦酒,也没喝到其它的,听克朗说得那么好,让他不由得期待起来。不久,皮叔─皮阿鲁送来了一个漂亮的细口玻璃瓶,里面盛著碧绿色的液体,在光线的反射下闪闪发亮。然后还附著四个小酒杯,也是玻璃制的。皮阿鲁微笑地说:“这可是前老板的精心杰作喔!普通人我们还不招待的呢!”“为什么普通人不卖呢!”小风疑惑地问道。皮阿鲁笑著回答:“因为这酒的原料是这附近特产的菟儿果,每年的数量并不多,所以我们一年也只能酿出一百瓶左右,这样的量实在没办法让每个客人都享受到,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所以丽丝请你们喝这个可是很珍贵的,不要浪费喔!”说完便回去吧台了。克朗驾轻就熟地把造型精美的瓶口打开,然后为每人斟上一杯。笑著说:“托你们的福,我可是半年多都没喝过了呢!”说完就珍而重之的拿起酒杯慢慢品尝。小风从酒瓶打开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浓而不烈,教人觉得十分舒服,彷佛进入梦境般的舒畅。不过看到克朗珍贵地一口一口慢慢地品尝,顿时觉得似乎太珍惜了吧!不由得涌起一丝笑意。蒙哥先是闻了一下,然后一口饮尽,口中还直呼爽快;让克朗当场直呼浪费。古柏亚表情虽然冷淡,但是举止十分绅士,一杯酒被他浅尝及止;不过由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一脸十分满足的样子。小风则慢慢地喝了一小口,碧绿的冰凉玉液一入口,碰上温热的体温立刻蒸发成香气充盈著整个口鼻,但是口腔却是一片清凉,十分舒服;随著口中快速产生出的唾液一口咽下后,喉咙则如熔岩烫过般,从喉咙一路灼热到胃部,而且全身一股温热感快速蔓延;顿时,小风感受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张开来呼吸似的,舒服得快忘了一切。让他忍不住顺势再把剩下的琼浆一饮而尽;之后,他感觉整个人似乎飞上云端般茫茫然,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舒适感完全展现。这时,酒吧突然涌进十几个人,人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就在哪里哩!”其中一个指著小风他们旁边两桌的一个客人。一群人全都围过去,并似乎有所争执的样子。克朗、蒙哥、古柏亚三人知道酒吧难免有些争吵,所以理都不理,继续享受他们的杯中物。小风则有点摇头晃脑的,脑袋好像不是很清晰似的,不过感觉倒是很不错,蛮享受现在的状况。三人看他的样子,马上就明白,有人一杯就醉了。只是小风虽然脑袋有点浑浑噩噩,感官能力并没有减退;打从那群人进来后,他自然地把注意力集中到他们那里去,却意外地发现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在那群人里。不过仔细地去感受后,小风才发现并不是那群人给他那样的感觉,而是被包围的那个客人;只见那个客人全身被黑斗篷给包住,也分辨不出是男是女。正当那群人一言不合准备开打的时候,数十道光束从天花板射下来,将一群人包围住,顿时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克朗他们倒是司空见惯般丝毫不以为意。老板娘丽丝婀娜多姿的走过来,娇声地说:“各位大人,不好意思,要活动筋骨请到店外去吧!不然我们还要打扫,很累人的呢!”结果黑衣人连一句话也没说,直接穿过光线,然后开门出去。在场的人无不吃一惊。小风觉得很纳闷地问克朗:“你们为什么那么惊讶呢!”克朗低声地说:“那些光线是用电元产生的能量柱,有强烈的麻痹效果。如果不是有很高的功力, 银河手机网投官方不可能像他那样轻易地离开。”小风脑袋昏昏的, 美女真人在线棋牌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得“喔!”一声。丽丝一招手, 可以赢钱棋牌游戏排行榜迅速将光束收掉, 能赚钱的棋牌游戏下载然后向那群人微笑地致谢。那群人等光束一收,马上急急忙忙地追出去。小风他们那桌正好靠著窗,从窗外看出去,刚好可以看到那名黑衣人正在等那群人出来;黑衣人身材并不高大,大约一米六左右。十几个人出来后,立刻围成一个圆圈,似乎怕对方逃走似的。其中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喝道:“小子,你伤了我们的人一句话也不肯说,不好好给你点颜色瞧瞧不行了,大伙上!”十几个人迅速取出各类兵器攻向黑衣人。克朗等人见这样以众凌寡的情况都有些不屑,但还没有出手帮忙的意思,不过有个人却已经冲到门口去了,这倒是让他们吓了一跳,只好连忙跟过去。小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关心黑衣人,或许是有点喝醉的关系还是讨厌人多欺负人少的原因,让他看到黑衣人被攻击时,马上就想出手帮忙。只是战况完全出乎克朗他们的意料,原本以为黑衣人的功力高深莫测,对付那群人应该没问题,结果是黑衣人被先攻的两人攻得左支右绌,一副快撑不下去的样子。带头的青年看著黑衣人的身手,不禁皱起了眉头,见到对方如此不济,怎么会是那个连伤自己五名兄弟的硬手呢?难道他们找错人了?就在众人还在疑惑的时候,小风已经冲进来战圈,马上把先攻的两人挡下。带头的青年见有人闯入,立即喝停,两个先攻的同伴立即退下,却一样形成包围网,围住两人。青年厉声喝道:“小子,我们是契鲁多大人的侍卫团,看你面生的很,应该是新来的,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小风因为喝了酒,口气也比较强横,回答说:“管你七鲁多还是八鲁多,我不喜欢你们人多欺负人少,也不想看到你们打他!”青年对这突然闯进的醉鬼有点恼怒,不过看到克朗跟古柏亚他们在一旁,不想把克朗他们一起扯进来,只好忍住一口气,沉声地说:“你认识他吗?”小风摇摇头说:“不认识!”青年这下可抓狂了,这摆明著要惹他,怒喝:“阿司、库比你们五个把那个酒鬼丢到旁边去!”五个青年立刻冲向前要把小风围住,小风也不怠慢,迅速反攻五人,六个人就这样在街道上斗起来。青年见己方一半的人马被小风这个少年拖住,十分不悦,黑衣人又重头到尾一句也不说,怒而连同剩下的五个人一起围攻黑衣人,打算速战速决。黑衣人身形并未移动,突然自斗篷内射出一道白光,瞬间飞袭六个人,然后又回到斗篷里。被击中的六人胸口几乎同时如同被铁鎚狠狠地打了一下,整个人倒飞出去。在场所有人无不被这奇特的情形给震慑住,连小风那边的打斗也停下来了。这时一个青年跑过来,正是送回去蒂妮亚回去的烈尼。烈尼惊讶地问倒在地上的青年说:“商克,你怎么在这里?还受了伤!”商克看到烈尼来了,然后看著己方受伤的五人,捕鱼王游戏投注平台知道自己很难讨好,也不回烈尼的话,恨恨地直接叫剩下未受伤的人将受伤的同伴搀扶著带走。不到一下子,人都走光了,街上只剩小风、烈尼跟黑衣人。烈尼是完全搞不清楚。小风则还在醉,拉著烈尼就要进去契夫的酒。这时黑衣人一手搭在小风的肩上。靠在窗户看戏的蒙哥眼睛顿时一亮,叹道:“好白的小手啊!”黑衣人发出一个十分生硬冰冷的声音:“你,为何,帮我?”小风转头过笑著说:“我也不知道!”然后就跟烈尼进去店里。在里面看戏的三人则清楚的听到刚刚的声音,不禁讶异黑衣人竟然是女的。蒙哥还特别强调,一定是个超级美女,以他的超级直觉保证;只不过,当然没人理他。小风跟烈尼一坐下,后者看著眼前的酒瓶眼睛马上一亮,说:“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通知一下。”说完马上倒了一杯喝下去。克朗看到又来一个牛饮的,心中不禁哀叫。小风也跟著倒了一杯,正准备喝的时候,发觉旁边有人搬一张椅子来坐下;回头一看,正是刚刚的黑衣人,忍不住问:“你这是干什么?”黑衣人把斗篷拉下,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如同飞瀑般倾泄而出,披洒在肩上;细长的双眉下,有著一双美丽的银蓝眼瞳,似乎只要望著这双眼,就会有一种陷入布满星光的青空的错觉;细致的秀鼻,配合小巧的樱唇,整个脸蛋可以说是天地间最精致的艺术品;只是少女展现出来的神情,并不像丽丝那么带著柔媚,反倒是一种难以接近的冰冷。所有人马上被黑衣人的艳丽美色所迷醉,效果似乎比翡翠的契夫更要强烈几倍;但众人又发现黑衣人的神情,让她的絶色如同冰雕的美人般散发著让人无法亲近的寒气;只有醉意浓厚的小风例外。黑衣人冷冷地说:“我要,跟你!”小风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地回答:“喔!”然后转身把刚倒的一杯酒一口喝掉。“咚!”小风就这样趴在桌上不醒人事。所有人正因黑衣少女的话而吃惊时,小风这样一趴,刚好让大伙回过神来。克朗马上过去看看小风的状况,确定只是醉倒了。蒙哥一脸讶异地问:“你说要跟小风?”少女连理都不理他,银蓝的双瞳不带任何喜怒之色地看著小风熟睡的样子。克朗对少女也十分好奇,热情地坐在少女身旁说:“我是克朗·齐飞斯,你叫什么名字呢?”少女淡淡地瞥了克朗一眼,然后又静静地看著小风,仍然不发一言。蒙哥看克朗自我介绍让少女有些微的动作,加上急于确定少女的意图,赶紧露出他自认最和善的笑容说道:“我是蒙哥·古亚,小风的好朋友,你说要跟小风是什么意思呢?”“小风!”少女终于又开口说话,不过似乎只是确认一下小风的名字而已,然后又没下文了,似乎除了小风以外的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反应似的。之后不论蒙哥跟克朗再怎么问,少女都不再有任何反应,这让两人实在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唉!我为什么就不会多管闲事一下呢!”蒙哥的脑袋中对这种艳遇的错失,有著难以估计的懊恼。克朗就没这么执著,知道对方不理他,他就又沉醉到他的美酒上。古柏亚则对于事情的发展,倒是没多大的反应,因为他乐得去享受那所剩不多的佳酿。因为没人理他!所以烈尼还是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有好酒可以喝,他也懒得管了,顺便还可以看戏。“对了!烈尼,刚刚那群人你认识啊?”克朗突然想到刚刚烈尼的反应,停下手中的酒杯。“你说商克啊!他是塔里·契鲁多的侍卫长,有什么问题吗?”列尼说道。“喔!原来是那个奸商喔!”克朗对契鲁多可没多少好感,其中最大原因当然是克里夫的关系。蒙哥则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克朗跟烈尼才为他解释一下。由于塔里·契鲁夫在城内拥有庞大的财富,而且在全国各地都有规模庞大的商会,可以说掌握了萨米尔城大部分的物资流通管道,在城内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保护他的护卫团自然有著一定的势力,虽然跟军队还是有段差距,不过比起一般的佣兵团可是丝毫不逊色。这也就是说,小风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可能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这使得原本愉快的聚会,突然蒙上一层阴影,而肇事者一个呼呼大睡,一个却始终不说话。“我要,跟他睡!”少女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盘问后,第二次说话,并指著小风。众人再次被她的一鸣惊人给吓倒,有人当场槌头顿足,有人一脸惊愕,有人不知所措,有人在看戏。结果,少女当然对所有的问题一概不理。克朗跟蒙哥只好把小风抬到房间去;正想说少女要怎样睡的时候,少女则像小猫般窝在小风的床下睡著了。大伙不禁莞尔,蒙哥马上去拿个被子帮少女盖上,结束了奇怪的一天。“你为什么要跟著我呢?”“不知道,反正,要跟你!”“……”“……”隔天,酒醒的小风对昨天的事模模糊糊的并没什么印象;对于突然有个人要跟著自己让他感觉很不自在。“跟著我不方便啦!”“……”对于少女坚定的眼神,小风只好求助地看著朋友们,不过这些朋友们却没有一个有实质的帮助。克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没关系啦!有这么美丽的女孩跟你是你的福气呢?”“……”蒙哥露出色咪咪的表情说:“对本大爷来说,如果她愿意跟我那当然是最好了,不过看她的表情是不太可能吧!所以,你自己弄的摊子要自己搞定罗!,记住,如果让女孩子伤心我可不饶你喔!”“……”烈尼一脸正经地说:“她来历不明,我要带回去调查一下,你觉得如何?”小风听到,马上露出犹豫的表情说:“……这样不好吧!……好像……反正就不好啦!”列尼立刻换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说:“那你自己决定罗!”“……”古柏亚表情超酷地说:“自己决定!”“……”蒂妮亚则是兴高采烈地说:“真好,我又多一个好姊妹了,你不准欺负她喔!”“……”在孤立无援下的情况,小风只能无奈地答应让少女暂时地跟著自己。“那你叫什么名字?总有个名字吧?”小风问道。“芯!”“就这样?”小风疑惑地问。芯沉默不语。“比我还简单……”小风遇上芯后,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之后要问其它的问题则是一切不详!而且除了小风问还会说一点外,其它人都知道这小姐的脾气,不说,打死就是不说。所以也逼问不出什么。虽然如此,小风对芯其实并不排斥,因为当时会去帮助她就是因为一股熟悉感,一种难以言明的亲切感觉,似乎两者之间有著一种未知的联系,让他自然而然地会想去解决芯的困难;不过为她出头归出头,要让她跟在身边又是另一回事,虽然小风对男女间的关系没有什么了解,但是性别不同,总觉得有些不自在,而且小风还计划要四处旅游,甚至走到黄月下方探探究竟,这样长途旅行下来,多个女孩跟著岂不是更不方便!而对芯来说,虽然小风帮她是她想跟随小风的理由之一,但主要的原因是芯也有感受到与小风一样的熟悉感,虽然表现出来的性质完全不同,但是本质上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彼此感到亲切、认同,加上她来此人生地不熟,靠芯自己也不知何去何从,才会做了这个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举动。在询问过朋友们没营养的建议后,小风也确定了芯坚定的意向,也就不再坚持,心里想著:“既然要跟就跟吧!多个朋友也好!”却不知道这个女孩在未来对他有多么大的助益。后来闻风而至的蒂妮亚看到这个美丽的少女穿著这样一件毫无美感可言的黑斗篷,实在看不过去了,硬拉著芯去买衣服,至于钱当然就由小风出罗!暖暖的冬阳洒在酒馆的窗旁,让本该戒备的城市有了几分慵懒的气息。“元兽不知道会不会攻过来?”烈尼叹了口气,昨天看著父亲为了防止元兽侵袭,忙到三更半夜还无法安枕,孝顺的烈尼自然也不太放心。对于这个问题在场可没有人能答复,现场只有一阵沉默。“前天出现的元兽数量有限,而且不敢离开森林,应该还好吧!”克朗见场面如此沉静,忍不住出声。“难说喔!”小风突然冒出一句,见所有人都露出一脸狐疑的态度。烈尼谨慎地问:“小风,你为什么这么说?”小风缓缓地说著:“现在只要有风从西南方吹过来,就可以闻到元兽那种浓烈的味道,代表元兽群还在森林里啊!而且,前天在森林里,我有感应到森林深处还有不少的元兽潜伏,恐怕数量超过上百只以上!”烈尼立刻一脸担忧地说:“上百只还可以应付,只是突然聚集这么多的元兽,事情恐怕不单纯!”克朗、蒙哥、古柏亚脸上同时都出现一丝忧虑。突然外面一阵闹哄哄的。众人好奇地往街上看,只见芯脱去了黑斗篷,换上了一件窄袖的淡红色上衣,配合著淡紫色长裤,与之前状似冷酷冰山的样子相比,就象是雪山被溶化后,大地露出清嫩的绿芽,马上透露出几丝青春的朝气;虽然脸上还是如万年冰山般冷酷,但是闪亮的银发随风飘扬的神采,已经迷死后面一堆少男少女了。这使得原本算很美丽的蒂妮亚,现在只能充当负责挡人的保镳。芯对她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完全不放在心上,一进来就在小风身边坐下,也没说半句话;不过,那群著迷的少男们则是纷纷对这名有著一头黑色长发的少年,射出忌妒的眼光,如果眼光可以杀人的话,小风当场就被千刀万剐了。少女们反倒比较冷静,转而欣赏在座其它人的不同魅力。这个时候,小风才注意到芯的脖子上围了一条白色的毛状围巾,只是刚刚好像动了一下,忍不住好奇地想伸手去碰了一下。突然围巾化成一道白影跳到桌上,原来是一只雪白色的貂,正在好奇地左顾右盼,好不可爱。众人的目光立刻被这可爱的小东西给吸引住。“幻……”一声尖叫,已经有人冲过来把小雪貂给抱了起来,然后见到蒂妮亚正爱怜地抚摸著小雪貂,小雪貂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在主人没有指令下,只能任由蒂妮亚摧残。克朗指著小雪貂说:“牠叫幻啊!真可爱呢!不过在联邦里面好像没有貂吧!”烈尼跟蒂妮亚被一提醒才想起来似乎有这回事。古柏亚看著芯沉声地说:“昨天击倒六个人的就是这小家伙吧!”芯不回答,只微微地点头。众人顿时感觉这小家伙很不简单,当然芯也是;如果不是染色的话,银白色的头发加银蓝色的双瞳可真是闻所未闻,众人互望著,都难掩心中的惊讶;有芯的加入,对未来不知是吉是凶。蓦地,“铛!铛!铛!”城内钟声大响,且由城中最高的三处,主塔、黑魔导塔、白魔导塔顶端散射出黄色光束,把白色的城市染上淡黄的色晕。“黄色警戒!走!我们去外堡!”烈尼一脸担忧,说完话就往外奔去。

,,棋牌游戏在线玩
当前网址:http://www.sqyjLn.com/HUc13q_26113.html
tag:烈尼,惊讶,地,问倒,在地上,的,青年,说,“,

发表评论 (62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捕鱼王游戏投注平台 @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